戀人和老師

来源:sjfdca.com   发布时间:2020-08-03 12:10:11   浏览次数:2331
就在柳茹眉與李少東在辦公室顛鸞倒鳳的時候,1身休閑服飾的葉皓軒到來 瞭S市1中的校門口。   望著認識的大門,葉皓軒腦海深處的回顧也慢慢地湧現,自己在這所名校中 度過瞭7年的漫長時光,從小學1年級向來來初1。   而初1的那個暑假,正是他5年黑暗血腥生活的開始。  5年黑暗陰寒的生涯 讓他的內心徹底的封閉,似乎有1層萬年玄冰包裹住。   他變得寒酷無情,不擇手段,為瞭達成目的,他可以往做任何事,利用任何 1個人。  殺人!  對他到講已經是1件在尋常不過的事情!   要不是心底還有對親人、戀人的1絲依托,加上身邊還有1些1起從死人堆 裡爬出到的朋友,葉皓軒不明白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子。   雖然他現在已經脫離瞭那個組織,但是性格中的寒酷依然保留著,這也是為 什麼他明明明白自己的母親身陷騙局中,卻裝作不明白的緣故。  雖然其中還有著 其他的因素,但是寒酷的性格才是合鍵。   再次到來這個讓他終身難忘的校園,認識的環境給他帶到的刺激遙比那個空 蕩蕩透著1絲冰寒的傢要到的劇烈。   年少時的回顧就像潮水般湧現,純真的年華如同幻燈片1樣飛速地閃現在腦 海之中,兒時的要好朋友、那1張張開心的笑臉、和睦的傢庭、慈愛的母親、威 嚴的父親、雖然常常欺負他但是對他極好的姐姐……   記憶中最重要的人物11閃現!   最終,南宮月語那張精巧的面龐慢慢清楚地出現在腦海中。   5年未見,全講女大十8變,不明白當年1入初中就被譽為最美校花的她現 在出落成什麼樣子瞭。  葉皓軒的嘴角慢慢地勾起屬於他這個年紀的笑臉,這是5 年到所沒有過的。   興許這個時候,他才真正慢慢地歸來屬於他這個年紀的生活中。  不需要往考 慮如何生存、如何算計、如何殺人!   每個人在讀書的時候最討厭的總是校園,但是當真正的離開這個象牙塔踏上 社會並且嘗絕世間百態之後,最懷念的地方還是校園。   雖然現在的校園已經慢慢被社會所污濁,開始脫離教書育人的理念,但是這 裡還是世間為數不多還保留著純真的地方。   隨著南宮月語的面龐逐漸清楚,葉皓軒的眉頭也開始皺瞭起到!“唉!我該怎麼和小語解釋這5年呢?”葉皓軒很是發愁,這位姑奶奶的脾 氣幾乎和自己的姐姐葉依萱1個樣,雖然比不上自己姐姐的火爆,但是也是不好 惹的主。“算瞭!不管瞭!走1步算1步吧!”葉皓軒心1橫,大步走向校園內。   經過門衛的1番盤問之後,葉皓軒入進瞭闊別5年的校園。   時值春末初夏,校園內景色柔美,樹木鮮嫩,青翠欲滴,花兒冷艷,香氣彌 漫。  不時還相伴著陣陣地清脆的鳥鳴,當真是鳥語花香。   5年的時間讓學校有瞭不小的變化,葉皓軒費瞭好大的勁才尋來高3年級的 辦公樓層,復繞瞭1大圈才尋來高3語文辦公室,也就是他未到高3班主任的辦 公室。“篤篤”禮節性的敲瞭幾下門。“請入!”辦公室內傳到1陣悅耳的女聲,這讓葉皓軒精神1振。   現在是上課時間,老師基本上全不在辦公室內,柳茹眉讓他直接到來高3語 文辦公室,講1位班主任會到安排他的事情,那也就是講裡面的女子就是他未到 的班主任。   從聲音上到推斷,這女的長得應該不差,以後要是上課無聊的話也可以調戲 1下,這好像是個不錯的解悶方式。  葉皓軒心裡這麼想著,興許他自己全沒有註 意來,他那冰寒的心已經開始逐漸的融解,心態已經逐漸地向十89歲的輕佻所 轉化。   他漸漸地打開瞭門。   辦公室內部倒是很大,有著2十多張辦公桌,隻見裡面最後1排的辦公桌後 面坐著1位穿著1身雪白的洋裝筒裙套裝的年輕女子。   女子相貌極美,即便是見慣瞭各國美女的葉皓軒也不禁為之1呆,女子那櫻 桃似的嘴巴抿著,兩邊迷人的菱角線條分明,洋溢瞭年輕女子特有的清爽與高雅 的氣質,長長而卷曲的睫毛如同天上的新月,1雙水靈靈的丹鳳眼,此時正在饒 有興致地望著自己。“我啼葉皓軒!”雖然不明白這個年輕的女子為什麼用1種古怪的眼光望著 自己,但是葉皓軒還是入瞭門,走來女子辦公桌的面前,自我介紹道。“你就是葉皓軒?”女子柳眉1挑,柔美的嘴角勾起1抹古怪的弧度。“嗯!”葉皓軒有些心不在焉的嗯瞭1聲,他此時的眼光都部集中來女子的 胸部,在她那有些開叉的領口,有1條潔白的珍珠項鏈,羊脂白玉般的肌膚襯托 著潔白的珍珠項鏈,當真是盡配。   從葉皓軒的角度,真好可以望來那項鏈的下面,那隱約可見的潔白的酥胸和 引人進勝的乳溝。  他暗自猜測瞭1下胸部的大小,雖然沒有自己母親36D的高 聳挺秀,但是也不遜色多少,至少是34D的罩杯。“那你還記得我嗎?”女子用1種終於尋來你的語氣講道,嘴角的弧度愈加 的明顯。“我們熟悉麼?”葉皓軒好不輕易才從胸部搬開眼神,昨天飽覽瞭自己母親 激情床戲的他欲火有些旺盛,連帶著定力也下降不少。  不過再聞來女子的話之後 還是有些驚詫地反問。“5年前D市的1處溫泉!”女子有些咬牙切齒的講道,眼中透露著驚險的 光線。“溫泉?”葉皓軒皺眉。“你好像忘記瞭自己曾經走錯瞭地方!”女子的眼睛微微瞇起,深吸瞭1口 氣,好像是強壓下怒氣。“哦!你就是當年被我望光……”葉皓軒好像是想起瞭什麼,剛要不假思索 的時候,望來女子泛著怒氣的面龐,訕訕地咽下往之後的話語。   腦海中不禁出現5年前香艷的場景!   5年前在他還沒離開的時候,他們都傢曾經1起往1座名山旅遊,那裡正好 有1座溫泉,他們1傢顯然不會錯過。   而泡瞭1會兒溫泉無所事事的葉皓軒開始無聊的閑逛,1不仔細迷瞭路,不 經意間闖入瞭女子溫泉處,裡面恰巧惟獨1個人,那就是面前的女子。   那是葉皓軒首先次望見女子的身體,這讓他永遙全忘不瞭,那1瞬間的驚艷 與潔白,高聳挺秀的玉峰、盈盈不堪1握的柳腰、平滑的小腹、挺翹的美臀、修 長的美腿,固然還有美腿之間萋萋的芳草地,1切全是那麼迷人。   坐著的年輕女子望著1臉回顧之色的葉皓軒,恨得牙直癢癢,恨不得把這個 傢夥從樓上丟下往。   葉皓軒是首先次望女子的身體,她復何嘗不是首先次被男子望光,其實光被 望也就算瞭,最讓她氣憤的是,當時這個傢夥明明用1種色迷迷的眼神望瞭自己 好久,但是臉上卻是裝作滿不在乎的樣子。   直來她尖啼1聲之後,這個傢夥才依依不舍的收歸目光,很是淡定的轉身離 開。  但是這不是讓她最氣憤的,臨走的時候還歸頭補瞭1句“屁股很翹,但是胸 部不夠大”然後剎那就沒影瞭。   事件發生之後,她發瘋瞭似地動用1切人力物力尋這個混蛋,最終終於得曉 瞭他的名字,正預備尋他麻煩的時候。  不巧的是,葉皓軒第2天就離開瞭這座城 市飛去瞭歐洲,1往就是5年。   女子恰巧和葉皓軒的母親柳茹眉相識,兩傢還是世交,她在聞柳茹眉講瞭葉 皓軒歸國並且還要到這裡上學之後,就打定主意要好好地教訓這個傢夥。“嘭!小小年紀就偷望女生泡溫泉,還同什麼全沒有發生過1樣,有你的啊! 葉皓軒!”女子氣憤地拍瞭1下桌子,從座位上站瞭起到。  圓翹的臀部被短裙襯 托得很寫意,短裙下1雙被透明絲襪包裹著的鮮藕般的大腿,修長漂亮。“這全5年瞭你還記著吶!”葉皓軒有些訕訕道,自然他也想起瞭當年的囧 事,不過他的目光都部集中在面前女子的大腿上 “小子!告訴你,我就是你未到的班主任,既然落來我手裡,我會好好款待 你的!”女子1臉惡魔般的笑臉道。“切!這全3月瞭,高3全快結束瞭,怕你不成?”葉皓軒不屑道。“好啊!那你等著!敢占本小姐的廉價,你會瞭解來後果的。”女子怒極反 笑。   葉皓軒聳瞭聳肩。“諾!往裡面的試衣間穿上!”女子嘴角抽動瞭幾下,扔過到1個透明的袋 子,裡面赫然是1套海內古板的校服。“這種衣服能穿嗎?”葉皓軒眉頭緊緊皺起,要無拘無束瞭5年的他驟然穿 上這種古板的衣服,這讓他很是難以接受。“你可以不穿,不過學校規定不穿校服的學生不準入進教室!”女子已經平 又瞭怒氣,微笑著望著緊皺眉頭的葉皓軒。“不入就不入,有什麼大不瞭的!”葉皓軒滿不在乎的講道。“聞柳老師講,你的小情人南宮月語好像就在我們班,她旁邊的1個位置似 乎是空的呢!既然你不到的話,那我要考慮安排1個帥哥在她旁邊,怎麼也不能 委屈瞭我們的校花啊!”女子依然滿臉微笑,不過眼中的促狹卻是很明顯。“不就是校服嗎?我穿就是!”滿臉黑線的葉皓軒1把抓起校服走向辦公室 的1間試衣間。   不1會兒,1身淡藍色校服的葉皓軒走瞭出到,滿臉的不安閑。“抱著你的書同我到!”女子望著滿臉不安閑的葉皓軒,嘴角勾起自得的弧 度,指著辦公桌上的1堆書講道。   葉皓軒黑著臉抱起書,同著女子走出瞭辦公室,向著教學樓走往。   1路上無言,葉皓軒無聊之際目光緊緊盯著前面女子因走路而不斷扭動的挺 翹美臀。“好像比5年前要大瞭些!”葉皓軒心中自語道。   高32班,這是文科班,本到這節課是語文課,但是他們的班主任沈音晗卻 講有事情要處理,於是就成瞭自習課。   正當班級裡面靜靜靜地又習的時候,門驟然開瞭,1臉微笑的沈音晗走瞭入 到,後面還同著1個穿著校服抱著1堆書的英俊少年。   霎時,班級裡面的女生便開始8卦地嗡嗡地議論開到,男生倒是沒有太多的 話語,況且文科班的男生實在少得可憐,惟獨十到個。“跟學們!我們班將迎到1個新跟學,下面有請他做自我介紹!”沈音晗走 上說臺,對著下面眾說紛紜的學生微笑道。“請吧!”沈音晗對著葉皓軒做瞭1個請的手勢,她顯然望得出這個傢夥不 是很喜歡自我介紹這種場面,所以有意刁難。“我啼葉皓軒!會和你們做3個月的跟學!完瞭!”葉皓軒寒著臉走上瞭說 臺,3句話結束瞭自我介紹。   英俊的面龐配關著寒寒的神情,霎時迷倒瞭前排的1堆女生,1些花癡女的 眼中已經開始閃耀著小星星。   沈音晗還是1臉的微笑,這次小小地刁難下,以後還有3個月的時間,她會 讓這個混蛋明白什麼啼懊悔。   介紹完畢的葉皓軒抱著書向著比較靠後的1個位置走往,那裡恰巧有幾個年 少時期的合系不錯的跟伴,而且還有1個空位置。   但是這些全不是最重要的,讓葉皓軒過到的緣故是因為這個空位置的旁邊坐 著1位少女,從葉皓軒1入到就正因為震動而微張著小嘴的少女。   少女的面貌即便比之沈音晗也沒有絲毫的遜色,甚至猶有過之,並且從現在 精巧來瞭極點的面龐甚至可以想象來,當這個美少女2十多歲的時候該會是如何 的貌美盡倫。   這是個嫩得快出水的美少女,細望往,第一映進眼簾的是1張未施任何脂粉 的盡美臉蛋,清秀如畫的新月黛眉,清亮似水的秋水美眸,雕琢般精致挺直的瑤 鼻下,那抹因驚異而微張的柔唇內露出1排整潔雪白的編貝。   少女瞧上往也就十67的樣子,花兒1般的年齡,青春靚麗。  此時那雙水靈 靈的大眼睛內,晶瑩的淚水已經開始醞釀!  大有滴落之勢!   少女緊緊地抿住柔嫩的玉唇,眼中閃耀著又雜的神色,有欣喜、有哀怨、還 有著那麼1絲講不清的情緒。   葉皓軒徑直地走來少女的身邊,先是朝後面的幾個兒時的死黨笑瞭笑,然後 便在少女身邊的空位置坐瞭下到,然後側過臉望著身邊5年不見的少女—南宮月 語。   可是南宮月語隻是有些氣憤地撇瞭他1眼,然後便側過瞭頭,不再往理睬苦 笑的葉皓軒。“小語!”葉皓軒輕聲道。   但是南宮月語絲毫沒有側過頭的意思。“小語!”葉皓軒再次輕聲喊道。“我們熟悉嗎?”南宮月語這次終於轉過瞭臉,清爽的俏臉上沒有任何的表 情流露。  不過那雙秋水明眸中的的怒氣卻是非常的明顯。“別氣憤瞭!這5年到我也是沒辦法!  你望我這不是歸到瞭嘛!以後再也不 會不告而別瞭!”葉皓軒無奈道。“哼!”南宮月語隻是寒哼1聲,然後便低頭望著書本不再理睬1個勁賠著 笑容的葉皓軒。   整整1個上午,不管葉皓軒用什麼辦法和南宮月語搭訕,全沒有獲得絲毫的 歸應。   很快便來瞭放學的時間!   由於葉皓軒傢和南宮月語傢全是在紫楓小區,所以兩人也是跟路,由於距離 不是很遙,所以僅僅是步行就足夠瞭。   南宮月語和幾個女跟學1路有講有笑的向傢走往,葉皓軒和幾個兒時的死黨 不近不遙的同在後面。“嘿嘿!葉子!這歸你可是把小語得罪慘瞭,不過你小子也夠行的,竟然5 年沒歸到,往哪逍遠快活往瞭!”葉皓軒身邊的1個啼做魏旭的傢夥1臉壞笑地 捅瞭捅葉皓軒道。“往往往!別到煩我,我全快煩死瞭!”葉皓軒推瞭1把這個1臉壞笑的傢 夥。“葉子!這歸你麻煩大瞭哦!”旁邊的幾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傢夥紛紛壞笑著 附和道。“全1邊往!小事1樁!待會兒我就搞定她!”葉皓軒不耐煩地講道。“葉子,你復開始胡吹瞭!小語的脾氣你還不明白嗎?這歸可是有1場好戲 望瞭”幾個人全是滿臉的促狹。“不信的話你,們下午就望著!”葉皓軒雖然表面滿不在乎的樣子,但是內 心也是忐忑不已。   幾個人傢全在1塊兒,入瞭小區大門之後,便各自散開瞭,南宮月語也是獨 自1個人歸傢瞭,葉皓軒乘機走來南宮月語的身邊,和她並排走著,但是南宮月 語望全沒望他1眼,就似乎葉皓軒不存在1樣。   很快地,兩人已經走來瞭南宮月語傢的樓下,葉皓軒的眉頭緊緊皺起,這要 是再不行動的話就沒機會瞭。   心下1橫,走來南宮月語的面前,面對著她。“你幹嘛?”南宮月語抬起頭望著葉皓軒。“小語!別氣憤瞭!就見諒我這1次,我那也是沒辦法才離開5年的!”葉 皓軒苦笑著講道。“哼!”南宮月語寒著臉,哼瞭1聲,便要繞過往。   但是驟然間,葉皓軒1把抱住她,然後1隻手捏住南宮月語那精巧無暇的雪 白下巴,對著她嬌艷的香唇便吻瞭下往。   南宮月語水靈靈的大眼睛瞪的大大的望著葉皓軒,她被葉皓軒驚駭的舉止給 嚇呆瞭,加上下巴被捏住也動彈不得,就這麼被葉皓軒吻住瞭。   當帶著濃鬱男子氣息的火暖雙唇貼上她嬌嫩的雙唇之後,她才意識來自己被 人強吻瞭,而且還是初吻。  呆滯的眼神霎時變成瞭羞澀和慌亂急促,開始劇烈地 掙紮起到,但是好不輕易得逞的葉皓軒復怎麼會讓她如願。   不管南宮月語如何地掙紮,他的1隻手緊緊地攬住她纖細的柳腰。  將她和自 己密切地貼關在1起,另1隻手固定她的頭部,讓她的雙唇無法逃離,而他的舌 頭也是乘南宮月語驚駭的剎那強行地闖入瞭她的口中。   火暖的舌頭在香氣4溢的少女口中肆意的縱橫,不住地蠻纏著那條柔嫩滑膩 的小香舌,吸吮這少女香甜的香津。  香津的美味和香舌的滑膩柔嫩讓葉皓軒有些 不可自拔!   南宮月語從到沒有和1位男子如此地親熱,想要掙紮但是卻被葉皓軒緊緊地 摟住,粉拳無力地在葉皓軒的胸膛上捶打著,但是這種軟綿綿力度就連甘癢癢全 嫌輕瞭。   特殊是口中4處攪動的火暖舌頭,更是把她的芳心弄得大亂。  但是葉皓軒身 上傳到的滋味卻是讓她十分地癡迷,這讓她的內心無比的矛盾。   慢慢地掙紮慢慢弱瞭下往,正在隔著貝齒品嘗著美人香津的葉皓軒驟然感覺 來1滴水珠滴落在自己的面部,睜眼1望,南宮月語水靈靈的大眼內滿是晶瑩的 淚水,正不住地滑落,在那羊脂白玉般的肌膚上留下瞭1道道淚痕,顯得很是楚 楚可憐。“小語!你別哭啊!  這個……  我錯瞭……  這個……  我不強迫你瞭……  你別哭 瞭……我錯瞭還不行嗎!”葉皓軒霎時慌瞭手腳,急忙放開懷中輕泣的少女,本 到以為單刀直進可以直接地解決問題,沒想來卻是弄巧成拙。“嗚嗚!你這個壞蛋……  嗚嗚……  5年前不聲不響的就走瞭……  5年全不見 你音訊……  嗚嗚……  現在……  現在你1歸到就欺負我……  你個壞蛋……  嗚嗚……  你就明白欺負我……  嗚嗚嗚嗚……壞蛋……”南宮月語1邊哭著1邊罵著,粉 拳像雨點似地在葉皓軒地胸膛上敲打著,發泄著積存瞭5年的委屈。“好瞭……乖……  別哭瞭……  是我不好……  是我不對……  我不該5年全不歸 到……  別哭瞭……乖……”葉皓軒望著南宮月語梨花帶雨的小臉,霎時心中憐意 大生,將其緊緊地抱緊懷中,讓她在自己的懷裡哭泣著。“你講過會永遙陪著我的……可是你卻丟下我自己走瞭……  嗚嗚……  你明白 這5年到我有多麼想你嗎?……  你這個壞蛋……嗚嗚……”南宮月語的淚水順著 精巧的俏臉滾滾而下,將葉皓軒的衣服全打濕瞭1大片,櫻桃小嘴中不斷地訴講 著葉皓軒的不是。“……是我不好……  我以後再也不會離開你瞭……  以後不管你往哪兒我全會 陪著你……  再也不會丟下你1個人瞭……  好瞭……  小語乖……  別哭瞭……臉全哭 成大花貓瞭……”葉皓軒1邊輕輕地拍打著南宮月語的玉背,1邊勸慰道。“……我就哭……  我就哭……嗚嗚嗚嗚……”南宮月語越哭越厲害,葉皓軒 隻得無奈地輕聲勸慰。   過瞭好久,南宮月語才算止住哭泣,抬起頭淚眼模糊的望著葉皓軒,小嘴委 屈地撅著。“好瞭?見諒我瞭?”葉皓軒微笑道,拿出1條淡藍色的精巧手帕輕輕地擦 拭著南宮月語俏臉上的淚痕。“哼!哪有那麼輕易!”南宮月語小嘴撅的更高瞭,不過卻沒有藏開葉皓軒 的擦拭。“那你要怎樣才算是見諒我?”葉皓軒苦笑道。“你以後不準再不聲不響的離開我……以後往哪你全得帶我往……  我想逛街 瞭你得陪我逛街……  我想玩的時候你得陪我1起玩……  我想食東西的時候你得陪 我1起食……  我哭的時候你也要陪我1起哭……  我笑的時候你也要陪我1起笑 ……我……”南宮月語喋喋不休的講著,好像要把5年到積蓄的話語1次性給講 個幹凈。“好好好!我全答應你!”葉皓軒愛憐地望著煞有其事地掰著手指訴講的南 宮月語。“是你講的!這次不準反悔!”南宮月語小嘴氣鼓鼓的望著葉皓軒。“難不成你還要拉勾?”葉皓軒笑道,手帕繼承地溫和地擦拭著南宮月語梨 花帶雨的小臉。“不要!”南宮月語1把奪過手帕,自己擦拭起到。“那……今天下午放假!你要陪我!”南宮月語1臉威逼的望著葉皓軒。“沒問題!”葉皓軒堅決果斷地答應。“那我上往瞭!”南宮月語有些不舍地望著葉皓軒,好像是怕他復驟然地消 失不見。“嗯!”葉皓軒微笑,向來目送著不住歸頭的南宮月語消逝在電梯內。“喚!終於把這個小祖宗給哄好瞭!”葉皓軒長長地舒瞭1口氣,轉身預備 歸傢,但是想來傢裡好像沒人,自己的午飯還成問題,便無奈地復繼承順著原路 走出小區尋瞭1傢餐館解決問題。   下午的時候沒有語文課,所以1心想尋葉皓軒麻煩的沈音晗也沒有機會,這 倒是讓葉皓軒過瞭1個相對於以後到講比較舒暢的下午。  至少這個下午葉音晗沒 有尋他麻煩。   上什麼課他是1丁點兒全沒聞,他的目光幾乎都部集中在身邊向來笑意盈盈 的美少女身上,就這麼向來地望著他就已經很滿足瞭。  況且還有後面幾個傢夥妒 忌的要殺人的目光,讓他感覺更是舒暢。   南宮月語倒是聞的很認真,不過也會時不時地側過臉給他1個微笑,這讓葉 皓軒越發地愛慕現在的生活。  悠閑安閑,不必再往考慮那些詭計陰謀,他的內心 在南宮月語絢爛的微笑下終於徹徹底底地松弛下到。   下午幾節課很快便過往瞭,隨著最後1節課鈴音的響起,諾大的校園霎時沸 騰起到。  擁擠的學生人群甚是壯觀,不過僅僅是半個小時之後,校園裡便重新地 恢又瞭寧靜。   半個小時以後,葉皓軒和南宮月語站在1傢西餐廳的門口,葉皓軒有些猶豫 要不要入往,畢竟穿著1身古板的校服往西餐廳有些不倫不類。“小語!我們先歸往換衣服吧!這穿著校服往西餐廳有點……”葉皓軒對著 身邊興致勃勃的南宮月語講道。“有什麼嘛!校服怎麼瞭?  這全已經快傍晚瞭,換完衣服就沒時間瞭,走嘛 走嘛!入往!”南宮月語嗔道。“可是……”葉皓軒還想爭論。“你入不入往?”南宮月語此時充分地發揮出刁蠻的個性,柳眉倒豎著裝作 兇巴巴的樣子威逼來。“好好!入往!入往!”葉皓軒隻得舉手投降。   西餐廳很大,裝飾很是典雅高貴,有著1種別樣的歐洲風味,裡面的燈光有 些稍微的昏暗,讓人有1種迷離的感覺。   由於恰好是晚飯時間,人還是比較多的,但是偌大的西餐廳裡卻沒有1絲1 毫嘈雜的感覺,讓人感覺很是舒暢。   葉皓軒和南宮月語在侍者的率領下無聊地走向1個空暇的位置,雖然兩人的 衣著和西餐廳有些不符,但是他們的容貌很好地補償瞭這1點,所以也沒有多少 人投到很驚詫的目光。   葉皓軒本到心情好不錯,但是路途中他不經意的1瞥,這讓他停下瞭腳步, 本到比較愉悅臉色剎那變得陰沉,身上開始散發著冰寒的氣息。  因為他望見瞭1 個比較隱藏的隔間中兩道認識的人影——他的母親柳茹眉和她的情夫李少東。   他霎時停下瞭腳步,對帶路的侍者打瞭聲招喚,便拉著南宮月語朝著那個隱 秘的隔間走往。“皓軒!我們往哪?”南宮月語好奇地問道。“哦……我媽在那邊,我們正好過往坐!”被南宮月語清脆悅耳的聲音所驚 醒,葉皓軒剎那收起臉上的陰寒神情,對著南宮月語微笑道。“啊!是……  是柳老師!  這……  皓軒……  望望我的頭發是不是很亂?  我的衣 服……  哎呀!……  我怎麼還穿著校服……完蛋瞭……”南宮月語霎時開始有些慌 亂起到,再意識來自己還穿著校服之後,小臉霎時垮瞭下到。“好瞭!醜媳婦總是要見爹娘的!沒事啦!”葉皓軒啞然失笑。“哼!你講誰醜呢!”南宮月語再次兇巴巴的講道。“我醜!我醜還不行嗎!” “這還差不多!” 講罷,兩人1起1起向著那個隱藏的隔間走往。   隔間中的兩個人親熱地坐在1起,面前放著1臺興許是用到遮掩視線的黑色 筆記本電腦,李少東的左手放在桌面的電腦鍵盤上,但是他的右手卻是放在桌子 下面,有著桌佈的遮蔽,也望不見在做什麼。   但是從其右手邊柳茹眉緋紅的臉色,興許能推測出什麼,但是兩個人的動作 和位置全十分的隱藏,假如不是小心地觀察,根本就發覺不瞭什麼。   但是認識兩人合系的葉皓軒卻是1眼就望出兩個人在幹什麼,李少東的右手 斷定是放在自己母親的雙腿之間,肆意的撫摩著自己母親最私密的部位,興許手 指已經入進瞭那溫暖的蜜穴開始瞭攪動。   自己的母親那雙腿之間預計已經是濕澆澆的1片,大腿根部滿是散發著淫靡 氣息的的淫水,甚至淫水很有可能已經順著美腿流下,留下瞭1道道淫靡香艷的 痕跡。   壓抑住自己的怒氣,葉皓軒拉著南宮月語迅速地接近。   沒有出乎葉皓軒的預料,此時柳茹眉的下體確實已經是淫水泛濫。  即便上午 已經和李少東在辦公室到瞭1場酣暢澆漓的大戰,但是服用瞭藥物的李少東今天 性欲尤其的高漲,幾乎是時時刻刻全在挑逗著柳茹眉。   他的手幾乎就沒有離開過柳茹眉肥美的臀部,就拿現在到講,由於他們是在 隔間內,柳茹眉的右邊就是墻壁,所以李少東便半強迫半誘惑地讓柳茹眉將黑色 的短裙撩來瞭她的腰部。   如此1到,沒有穿內褲的柳茹眉便將下體裸露在瞭空氣中,那仍舊是1片狼 藉的蜜穴、白皙肥美的美臀,絕皆暴露出到。   不過幸好桌佈很長,加上李少東故意的遮蔽,其他人假如不是離的很近加上 小心觀察的話,倒是很難發覺。   雖然羞赧萬分,但是從未有過如此暴露經歷的柳茹眉卻覺得很是刺激,尤其 是從身後伸來自己臀下的那隻手,時而揉動菊蕾、時而挑逗陰蒂、更是時不時地 在蜜穴中深進淺出,心底的情欲早已是泛濫而出。   假如這裡不是西餐廳這種公共場所,柳茹眉預計會直接將李少東推來,再次 扮演1會女騎士的角色。   臉色已經是潮紅滿佈的她對面前的美吃已經沒有瞭絲毫的胃口,她現在想要 的隻是1場酣暢澆漓的性愛,1邊享受著手指在蜜穴中抽插的快感,1邊幻想著 待會兒李少東的肉棒在自己蜜穴中抽插的快感。   但是1個聲音就像驚雷1般讓她從情欲中蘇醒過到!“媽!真巧啊!你也在這!” 聞來自己兒子的聲音,柳茹眉被驚出1身寒汗,雙腿條件反射地夾緊,正在 玩弄她蜜穴的李少東明顯地感覺來蜜穴內剎那的夾緊。“是……是啊!  真巧!真巧!”柳茹眉定眼1望,之間對面站著兩個穿著校 服的學生,1個顯然是自己的兒子,1個則是挽著自己兒子手臂笑意盈盈的南宮 月語。  望兩人的神情應該是沒有發覺自己正在做的羞恥事情,但是饒是如此,柳 茹眉講話也有些不顯然,畢竟自己在大庭廣眾之下光著屁股被情人玩弄,這要是 被自己的兒子發覺,她無法想像自己將如何面對他。“媽!這位是……”葉皓軒顯然熟悉李少東,但是還是裝作不熟悉的樣子。“哦!這位是我的秘書李少東!少東,這是我兒子葉皓軒,這位是我兒子的 女夥伴南宮月語!”柳茹眉有些慌亂地11介紹道。“你好!”李少東微笑道,但是他的目光緊緊地盯在1身校服的南宮月語身 上,清爽盡美的少女讓李少東有些喚吸急促,眼中情不自禁地散發出極其隱藏的 淫穢目光。“你好!李秘書!”葉皓軒註重來李少東那淫穢的目光,心下暴怒,但是表 面還是1副微笑的樣子,不過眼中的殺意卻是不受操縱的出現。   本到正觀察南宮月語的李少東無意間瞥見葉皓軒洋溢殺意的眸子,在那剎那 他覺得自己似乎被什麼猛獸盯上1樣,1種極其猛烈的恐怖感浮上心頭,不由自 主地都身發寒,驚駭欲盡地搬開瞭目光,再不敢朝南宮月語看往。  就連身下火暖 堅挺的肉棒全萎瞭下往。“你好!柳老師!李秘書!”南宮月語禮貌地打招喚。“你……你們怎麼會在這?”柳茹眉臉色極其不顯然地問道。“我和皓軒到食點東西,正好望見柳老師您在這,所以我們就過到瞭”沒等 葉皓軒開口,南宮月語便開口歸答道。“哦……那……  那還真是巧啊!  那……  那快坐下吧!想食什麼絕管講,柳阿 姨請客!”柳茹眉盡力地讓自己的語氣變得顯然。   坐下之後,葉皓軒望似漫不經心地問道:“媽!您不是在公司有事嗎?為什 麼會在這兒?” “這……我……  我在和李秘書他在商量今天上午的會議……  是……  是吧……李秘書”柳茹眉壓下心頭的尷尬,不過語氣還是很不顯然。“是的!我正在和董事長商量今天的會議!”1邊恢又正常的李少東配關地 講道,他雖然面帶微笑,但是心中確實極度驚駭,僅僅用1個眼神就將自己嚇得 渾身寒汗,這個葉皓軒究竟是做什麼的!   不過很快地他心中便自我慰藉:“不管你是幹什麼的!你的母親還不是被我 肆意玩弄!哼!”1邊想著,1邊將停滯的手指猛然地整個插進蜜穴中。“啊!”柳茹眉措不及防下低啼出聲。“柳老師!您怎麼瞭?  臉色怎麼這麼紅啊?很暖嗎?”南宮月語很是古怪地 望瞭望臉色緋紅的柳茹眉。“沒……沒什麼……  你們……  點……點菜吧!”柳茹眉強忍著蜜穴不斷傳到 的刺激,盡力地用正常語氣道。  而後狠狠地瞥瞭1眼正在壞笑的李少東。   李少東嘴角勾起不可察覺的壞笑,手指非但沒有停,反而入出的比之前更加 的迅速。“哦!”南宮月語很是迷惑,不過單純的她也沒有多想,將目光搬來瞭瞭菜 單上。   葉皓軒面色如常,雖然和南宮月語1起望著菜單,不過眼底深處透著徹骨的 嚴寒。   柳茹眉望瞭望神色如常的兩人,心底暗暗地松瞭1口氣,想要用手往阻撓李 少東使壞的手指,但是李少東是從她身後經由臀下侵進,她就是想阻撓也沒有任 何辦法。   不1會兒,小小地桌子增添瞭許多美味可口的吃物。   南宮月語和葉皓軒已經不客氣地開動起到,柳茹眉則是1邊忍耐著下體的強 烈刺激,1邊困難地咽著吃物,而李少東則借口已經用過晚餐,左手裝模作樣的 擺弄起瞭電腦。   但是他的右手卻是在柳茹眉的蜜穴內入入出出,帶出大團大團的淫水,將柳 茹眉臀下的座位弄濕瞭1大片,幸虧短裙是撩來瞭腰上,不然斷定會留下濕漉漉 的痕跡。   隨著時間的推搬,柳茹眉的臉色越發的緋紅,本到白皙如玉的皮膚散發出1 層緋紅的艷光,顯得很是慵懶誘人。   下體的手指向來在不住地入出,柳茹眉隻覺得自己的蜜穴隨著手指的抽插已 經是越到越暖,高潮馬上的到臨。“柳老師!您是不是不舒暢?”正食著東西的南宮月語望著柳茹眉極不顯然 的神情,似是痛苦復似是享受,關懷地問道。“沒……沒有……”柳茹眉強笑。   南宮月語也沒有多想,便開始和葉皓軒閑聊起到,葉皓軒本到望著臉色極度 不顯然的母親,心下暗恨。   心中有些替自己的父親感來屈辱,自己的妻子在公共場關並且還是在自己兒 子的眼皮底下,竟然和情人公開地偷情,絲毫不顧及被發覺的後果。   感受來蜜穴已經開始痙攣的李少東再次勾起壞笑,向來在菊蕾上揉動的拇指 猛然地捅入肛道內。   菊蕾被驟然強奸的柳茹眉身體劇顫,死死地咬住嘴唇,蜜穴中淫液不住地噴 湧出到,順著手指開拓的航道滴落來身下的座位上,有些甚至低落來地板上。  頓 時1股濃鬱的淫靡滋味散發出到。“柳老師!您沒事吧?  咦?什麼滋味?”南宮月語望著驟然面色潮紅、渾身 輕微顫抖的柳茹眉,驚詫地問道,但是很快地她便聽來瞭1股怪味兒,天真的她 顯然不明白那是什麼滋味。   她身邊的葉皓軒此時卻是猛然地握住瞭手中的刀叉!“沒……沒事……  有……  有些胃疼……  我……  我往1下衛生間……  你……你 們慢用……”絕管高潮後渾身無力,但是柳茹眉不敢在這裡呆下往瞭,借著牽強 站起到的機會將短裙放下,而李少東也是配關著抽歸瞭手。“董事長!我扶您吧!”李少東裝作關懷的樣子。“好……好啊!”柳茹眉預計自己也走不來哪兒,也顧不得兒子會有所懷疑 瞭,立即答應道。   就這樣,李少東扶著腳步虛浮的柳茹眉漸漸地走向衛生間。“柳老師不是要往衛生間的嘛?為什麼讓1個男秘書扶著呢?”南宮月語面 露迷惑之色,用肘捅瞭捅葉皓軒,問道。“隻是扶1下而已……沒什麼!”自從坐下就基本上向來沒有講話的葉皓軒 牽強地超南宮月語笑瞭笑,編出瞭1個自己全無法相信的理由。  隻不過手中的刀 叉已經被他握的開始變型!   女衛生間 小心觀察瞭1番,確定沒有人望見之後,李少東扶著柳茹眉入進瞭1間空暇 的衛生間內。  剛才鎖好門,柳茹眉便癱倒在地上。“茹眉!剛才刺激嗎?”李少東望著癱倒在地的柳茹眉,壞笑道。“你這個……壞蛋!  要是……  要是被我兒子發覺……  我可……可就沒臉見人 瞭……”柳茹眉嬌喘著嗔道。“嘿嘿!剛才你舒暢瞭,下面該輪來我瞭吧?”李少東掏出早已恢又瞭堅挺 的肉棒,跪倒在地,將肉棒湊來柳茹眉的嘴邊。   柳茹眉媚眼如絲地白瞭李少東1眼,4肢著地,以1種屈辱的姿態跪在瞭李 少東的面前,用白嫩的臉頰癡迷的摩擦著。  輕輕1嗅,濃鬱的男人氣息充斥著鼻 尖,淫靡的滋味讓她陶醉的閉上瞭眼。   伸出柔嫩的香舌,舔上瞭紫紅色陽物處的馬眼,馬眼處的1滴晶瑩的淫液被 其舔入口中。  柳茹眉就似乎是食來瞭時間最美味的東西1般,將陽物整個納進櫻 桃小嘴中。   小心地吸吮,舔舐!  低賤的樣子就似乎是1個萬人騎的娼婦!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